碎碎第一次睁开眼时,一只小花蝴蝶正受惊般地从她眼前飞过,耳畔传来姐姐们欣喜的叫喊声:”妹妹醒啦,妹妹醒啦!”

碎碎茫然地看了看四周,初生的太阳放射出明亮的光芒,照耀在姐姐们娇艳的笑靥上,她们围在碎碎身边,欢喜地迎接妹妹的到来。这里到处是山,古藤绝壁,山涧幽鸣,石壁上有一座小而庄严的寺庙,庙前的小径蜿然伸向远方。

从那时起,碎碎来到了这个世界,开始了她的生活,每天在寺庙的钟声在醒过来,和姐妹们一同歌唱,同过路的蝴蝶翩翩起舞,夜晚就静静仰望着星空,在一片木鱼诵佛声中沉沉睡去。日子过得快乐而单调。

直到有一天,清晨的薄雾还没有消散。”的嗒”的马蹄声踏破了山间的寂静,惊醒了沉睡中的碎碎。她睁大眼睛,看到薄雾中出现了一个骑马的男子。他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,穿着沾满灰尘的衣裳,有一双和气的大眼睛。他似乎赶了很久的路,又渴又饿,脸色苍白而憔悴。

他抬头看到绝壁下的古寺,惊喜在他的眼眸里闪过,就如漂浮在汪洋里的落水者看到了救命的木板,男子向寺庙驰去。可他毕竟太衰弱了,所以没等他摇摇晃晃地走上去叩响寺门,连日来的奔波,疲乏,病痛就把他击倒在了寺前的台阶上。

碎碎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那个卧倒在地上的陌生人,直到天边露出朝霞,早起的僧人惊讶地发现了那个奄奄一息的旅人并把他扶了进去。接连几天,姐妹们都发现碎碎心事重重,落落寡欢。她们在她的身边纵情歌唱,可碎碎的目光却一直投向寺庙的方向。

终于有一天,碎碎又看到了那个年轻人。她全身一震,兴奋传遍了全身。男子的脸色依然苍白,可只要仔细看,你就会发现他的两颊已经隐隐透出了红润。男子站在寺门前,他看了看这边,眼睛一亮,就笔直地走了过来。他站在树下,深深地吸了一口香气:”好美的桃花!”他甚至还用手指碰了碰碎碎。碎碎羞涩地低下头去,脸儿都有红了。

碎碎默默地注视着男子的背影。她猛然便爱上了他。我在佛祖前求了五百年,才在他要经过的路上,伸展出最美丽的姿态,绽放出最妩媚的容颜。他,正是我这辈子要等待的人。

男子每天都会来树下站一会,黑蓝黑蓝的眼睛久久凝视着美丽的桃花,透露出无限的深情。他的身体一天天康复着,当青春和活力重新注入他的身体后,大家都发现原来他是一个十分好看的人。

那个夜晚,男子窗前的烛光久久未熄。分别的时刻到来了。碎碎做出了艰难的决择:她要跟着那个人走。忧心仲仲的姐妹们纷纷劝阻她:”离了枝头,你就活不了了。”

“他是个人,你和他是没有结果的。”

碎碎坚定地沉默着。那一夜,繁星满天,在初夏的深山里,在一座百年的古刹前,一株开得灼灼其华的桃花,为她们即将远去姐妹的命运担忧着,一夜未眠。

当第一缕阳光照在峰头,寺门”吱呀”一声开了。牵着马的男子拱手做别了寺里的僧人,策马驰去。当他经过桃树时,碎碎用力一挣,脱离了枝头,在姐妹们悲伤的呼喊和叹息声中,一头扑进了男子的怀里,多么温暖!多么幸福!碎碎的眼睛湿润了。而身后,熟悉的姐妹们远了,远了。

男子在傍晚打尖的时候,发现了他衣襟上那朵白里透红的桃花,他惊讶地把她拈起来,托在掌心里仔细端详,他是那么专注,掩饰不了眼底的一抹深情。然后他拿出一个香袋,小心翼翼是把碎碎放了进去

他们一块打马越过山峰,穿过树林,涉过湍急的河水,路过热闹的集市,最后男子停在了一扇大门前。

他跳下马,匆匆地跨过台阶,匆匆地走过厅堂和回廊。在美丽的后花园里,碎碎看到好多的桃花。在桃树下有一个红衣绿裙的姑娘。她忧郁地坐在鱼池旁,对恋人的日夜思念使她变得沉默,消瘦,憔悴不堪,但这一切丝毫不能掩盖住她的国色天香。听到脚步声,姑娘抬起头,顿时,她脸上的忧郁一扫而光,喜悦的光辉布满她的脸庞,她的眼睛熠熠发亮。他们彼此久久凝视着。

最后,姑娘打破了沉寂,她看到男子腰间的香袋,好奇地问恋人:”那是什么?”男子摘下香袋:”真是奇怪,我赶了七天的路,可这朵桃花却一直没有凋谢,仍如刚摘下来的一样。”但他们很快就不再去想它了,久别的这对恋人沉醉在重逢的喜悦里。他们手拉着手,漫步在花丛中,亲热地说着悄悄话儿……

很久以后,一天夜里,男子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在梦里,他闯入了一片桃花林。花瓣飞舞,落英缤纷,一林盛开的桃花宛如天边粉红的云彩。花丛中有一个穿着粉红罗裙的少女向他微笑。男子惊奇地问她:”你是谁?”少女露齿一笑:”我是碎碎呀,”然后就隐去了。

男子醒过来,找来差不多遗忘的香袋一看,里面的那朵桃花早就枯萎了。